产品分类

公司简介

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时装面料、女装面料、针织坯布、双面针织布、单面针织布、罗纹布、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产品主要包括:毛圈(巾)布(二线纬衣,三线纬衣,绒布,天鹅绒等)、复合布、衬垫布、大小循环彩条布、无缝圆筒布(门幅5英寸-40英寸)、提花布、网眼布、汗布、 棉毛布等, 采用丝、毛、麻、棉、晴、涤、植物纤维(天丝,大豆,树脂,莫代尔等)和各种混纺原料,远销韩国、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

成员博客

资源与链接

访问数:1986065

神算网开奖结果

我国内镜神经外科发展史


更新时间:2019-09-03  浏览刺次数:


  作者:李储忠,朱海波,宗绪毅,王新生,桂松柏,张亚卓,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

  自1910年美国;必尿外科医师VictorDarwinLespinasse(1878-1946年)米用尿道镜行侧脑室脉络丛烧灼术治疗交通性脑积水以来,内镜神经外科走过了100余年历史,至20世纪90年代进入快速发展期。1992年,Jankowski等首次米用内镜下经鼻入路手术切除垂体瘤;1993年,Perneczky等编辑出版Endoscopicanatomyforneurosurgery;Bauer和Hellwig于1994年提出了“微侵袭内镜神经外科学(Minimallyinvasiveendoscopicneurosurgery)”的概念,自此内镜神经外科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进入21世纪后,神经内镜技术迅速成熟,应用范围曰益广泛,成为神经外科不可或缺的部分。

  关于我国内镜神经外科的发展进程,目前能检索到的最早文献是王忠诚院士和杨炯达教授于1964年发表的《治疗婴儿脑积水的新手术—胼胝体切开-脉络丛烧灼术》,该文提及Dand和Scarff曾于内镜下行侧脑室脉络丛烧灼术治疗交通性脑积水。直至1996年,王象昌教授等首次报告神经内镜用于颅内血肿清除术,以及嚢肿-脑室或嚢腔-脑池造瘘术等的初步经验,标志着我国内镜神经外科的真正开端。

  此后,神经内镜技术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普及,技术水平逐渐提高,经治的病例数和疗效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总结我国内镜神经外科的发展历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即初步探索阶段、逐步成熟阶段、快速发展和推广阶段。

  第一阶段(1964-1995年)为初步探索阶段。主要以翻译国外文献和综述为主,初步接触内镜神经外科相关知识。自王忠诚院士和杨炯达教授之后,我国神经外科学者开始关注内镜神经外科学的发展进程。1979年,付国枢教授在《国外医学神经病学神经外科学分册》首次全文翻译《小儿神经外科的脑室镜检查》,次年再次于该杂志全文介绍《用内窥镜方法治疗非肿瘤闭塞性脑积水》的手术方法;其后,国内陆续有一些介绍神经内镜技术的文献综述发表,如《神经外科内窥镜(诊断和治疗适应证)》、《内窥镜神经外科学》等。

  1987年,涂通今教授在《中华神经外科杂志》发表《关于颅内内窥镜综述(文摘)》,首次系统介绍内镜技术在神经外科疾病中的临床应用。20世纪90年代初,有关内镜技术的文献报道较少,仅个别神经内镜技术的综述见诸文献,如《内镜神经外科学与有关的脑室解剖》和《神经内窥镜手术进展》。

  第二阶段(1995-2006年)是逐步成熟阶段。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国际神经内镜技术的发展和理念更新,我国内镜神经外科开拓者开始将该项技术付诸临床实践。1996年,北京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王象昌教授等和海军总医院(现解放军总医院第六医学中心)刘宗惠教授研究团队相继开展内镜神经外科临床研究,将脑室镜手术和内镜辅助立体定向活检术等用于颅内囊性病变或颅内肿瘤的诊断与治疗;同年,山东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焦力群教授等和周茂德教授等采用内镜颅底手术切除垂体瘤。

  1998年,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在国内首次成立神经内镜专业组,致力于神经内镜技术研究、临床应用和普及推广;2000年,张亚卓教授等首次对内镜手术治疗颅内嚢肿、脑嚢虫香港本港台直播脑积水、脑出血、垂体瘤等颅内疾病的大宗病例(84例)资料进行总结分析,认为神经内镜技术对颅内病变和深部小病灶具有独到的治疗价值;并对显微外科手术具有辅助作用,可以提高手术质量。

  与此同时,与神经内镜相关的解剖学研究亦有所成就,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高鲜红等、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医院韩占强等和石长斌等相继开展侧脑室和第三脑室脑室镜、经蝶翼锁孔入路和经脑桥小脑三角锁孔入路的解剖学研究,促进了内镜解剖学基础研究向临床应用的转化。

  进入21世纪后,三晶片视频摄像系统和高清神经内镜系统相继应用于临床,高清大屏幕液晶显示器、大功率氙灯、高速颅底动力系统等辅助设备不断更新,尤其是神经导航和神经电生理学监测技术迅速发展,使内镜手术成像质量和手术安全性显著提高,进一步促进了神经内镜技术的发展和普及。2003和2004年,詹升全教授编写的《脑内窥镜技术》和张亚卓教授编写的《神经内镜手术技术》等专著相继问世,有力地推动了我国内镜神经外科学的发展。在此阶段,内镜神经外科学术交流和技术推广也进入了新的阶段。为了加快神经内镜技术的推广和普及,2001年,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分会首次召开神经内镜技术专题研讨会,此后,以神经内镜技术作为专题的学术会议和培训班逐年增多。

  2005年,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医师分会神经内镜专家委员会成立,使神经内镜相关学术交流与合作有了一个良好的学术平台,从而引导我国内镜神经外科的科研与临床应用有序发展。自2006年开始,神经内镜专家委员会每年分别在不同地区举办各种形式的内镜神经外科学术研讨会和学习班,积极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和普及神经内镜技术。

  第三阶段(2006年至今)为快速发展和推广阶段。在此阶段,高清、超高清内镜相继应用于临床,内镜应用范围日益广泛,软性内镜、脊柱和脊髓内镜及经颅内镜手术的应用范围逐渐拓展,经鼻内镜颅咽管瘤和颅底脑膜瘤切除术等新型术式不断推出,手术效果逐渐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2017年,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医师分会神经内镜专家委员会和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镜医师培训学院正式成立,并在全国各地区建立40余个神经内镜医师培训基地和神经内镜技术培训中心,于全国范围内推广神经内镜技术。与此同时,北京、广东、陕西等省市相继成立神经内镜学组,形成多个具有内镜神经外科特色的学术研究机构,如北京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和解放军总医院、上海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和华山医院、华东地区的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无锡第二医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和南昌大学第—附属医院、东北地区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西北地区的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西南地区的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这一时期的对外学术交流亦十分活跃,世界各地的知名内镜神经外科中心、世界内镜神经外科学术会议均活跃着中国神经外科医师的身影,一些高质量的学术论文相继发表于国内外高水平学术期刊。

  目前,我国内镜神经外科学蓬勃发展,内镜设备与手术器械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部分内镜神经外科中心的治疗效果亦领先世界水平,高质量的内镜神经外科学术论文不断发表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以垂体瘤和脊索瘤为例,比较截至2017年底的国内外发表的内镜神经外科手术文献。1)垂体瘤:以“垂体腺瘤或垂体瘤+内镜或内窥镜”为检索词检索中国知网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CNKI),以“Pituitaryadenoma+endoscopy”作为检索词检索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生物医学信息检索系统(PubMed)中国学者发表的相关英文文献,并按照病例数进行降序排列,比较分析病例数>200例的临床研究(同一医疗单位仅保留最大病例数的研究)。结果显示,2001-2017年,我国神经外科垂体瘤全切除率为63.9%—91.6%,略高于国际水平(56%—79%),发文单位主要集中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北京协和医院、解放军总医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

  尽管目前经鼻入路显微外科手术例数仍超过内镜手术,但内镜手术数量逐年增加。

  (2)脊索瘤:以“脊索瘤+内镜或内窥镜”为检索词检索中国知网CNKI,以“Chordomasendoscopic”为检索词检索PubMed中国学者发表的相关英文文献,按照病例数降序排列,比较分析病例数为20例的临床研究,2001—2017年我国脊索瘤病例数为554例,肿瘤全切除率(18.8%—73.9%)低于国际水平(54.5%—83.3%),但脑脊液鼻漏发生率(3.33%—12.87%)亦低于国际水平(16.7%—33.3%)。2016年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报道161例内镜下经鼻入路切除脊索瘤手术疗效,此为近年病例数最多的文献报道,肿瘤次全切除率为77%,接近国际领先水平。

  我国内镜神经外科已逐步走向成熟,未来亟待解决的问题是:首先,我国内镜技术发展的不均衡性,尤其是地市级医院神经内镜手术尚处于起步阶段,手术水平亟待提高,有必要加强内镜技术的培训与推广,促进我国整体水平的提高。其次,需进一步加强对外交流,推动我国内镜神经外科医师更多地走出去,在交流和碰撞中寻求新的发展。

  再次,目前我国多中心大样本病例对照研究较少,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医师分会和内镜医师分会神经内镜专家委员会拟引导和组织全国建立统一的数据平合,进行多中心大样本临床研究,提高内镜神经外科学的诊断与治疗水平。最后,内镜神经外科学的发展需不断创新,只有技术创新才是发展的原动力,在多学科交叉合作的背景下,研发新器械和新设备,提出和不断改进新术式、新理论将是我国内镜神经外科学新时期发展的主旋律。

  综上所述,中国内镜神经外科学在世界神经内镜技术迅速发展的推动下,经过20余